微博上的愤青

一直不太理解我们古代人的教育方式,小时候只管背书,长大便会理解,直到最近亲身体验一回才知道古人学习方法的妙处。去年初有幸在奇奇老师带领下读完了勒庞的《乌合之众》,虽然全书略枯燥,但是当时还是老老实实做了笔记(传送门)。最近满大街反日情绪高涨,百思不得其解这群愤青国人的心理状态,昨天无意间看到了之前的笔记,瞬间懂了。接下来先摘录几段《乌合之众》第一卷的内容(在保持原意基础上做了部分删减改动,字数大约两千,如果不想看理论直接拉到最下面看结论):

群体的一般特征

无意识构成了种族的先天禀性,尤其在这个方面,属于该种族的个人之间是十分相似的,使他们彼此之间有所不同的,主要是他们性格中那些有意识的方面——教育的结果,但更多的是因为独特的遗传条件。人们在智力上差异最大,但他们却有着非常相似的本能和感情。群体一般只有很普通的品质,这一事实解释了它为何不能完成需要很高智力的工作。涉及普遍利益的决定,是由杰出人士组成的议会做出的,但是各行各业的专家并不会比一群蠢人所采纳的决定更高明。如果群体中的个人只是把他们共同分享的寻常品质集中在了一起,那么这只会带来明显的平庸,而不会如我们实际说过的那样,创造出一些新的特点。原因如下:

  • 首先,即使仅从数量上考虑,形成群体的个人也会感觉到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这使他敢于发泄出自本能的欲望,而在独自一人时,他是必须对这些欲望加以限制的。
  • 传染的现象,也对群体的特点起着决定作用,同时还决定着它所接受的倾向。传染虽然是一种很容易确定其是否存在的现象,却不易解释清楚。必须把它看做一种催眠方法。在群体中,每种感情和行动都有传染性,其程度足以使个人随时准备为集体利益牺牲他的个人利益。这是一种与他天生极为对立的倾向,如果不是成为群体的一员,他很少具备这样的能力。
  • 决定着群体特定的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同孤立的个人所表现出的特点截然相反。我这里指的是易于接受暗示的表现,它也正是上面所说的相互传染所造成的结果。

今天我们已经知道,通过不同的过程,个人可以被带入一种完全失去人格意识的状态,他对使自己失去人格意识的暗示者唯命是从,会做出一些同他的性格和习惯极为矛盾的举动。最为细致的观察似乎已经证实,长时间融入群体行动的个人,不久就会发现——或是因为在群体发挥催眠影响的作用下,或是由于一些我们无从知道的原因——自己进入一种特殊状态,它类似于被催眠的人在催眠师的操纵下进入的迷幻状态。被催眠者的大脑活动被麻痹了,他变成了自己脊椎神经中受催眠师随意支配的一切无意识活动的奴隶。有意识的人格消失得无影无踪,意识和辨别力也不复存在。

大体上说,心理群体中的个人也处在这种状态中。他不再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他就像受到催眠的人一样,一些能力遭到了破坏,同时另一些能力却有可能得到极大的强化。在某种暗示的影响下,他会因为难以抗拒的冲动而采取某种行动。群体中的这种冲动,比被催眠者的冲动更难以抗拒,这是因为暗示对群体中的所有个人有着同样的作用,相互影响使其力量大增。在群体中,具备强大的个性、足以抵制那种暗示的个人寥寥无几,因此根本无法逆流而动。他们充其量只能因不同的暗示而改弦易辙。

群体的感情和道德观

受篇幅影响,字数太多了,本节我只摘录最关键部分:

  • 群体的冲动、易变和急躁: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群体的行动可以十分完美,然而这些行为并不受大脑的支配,个人是按照他所受到的刺激因素决定自己行动的。所有刺激因素都对群体有控制作用,并且它的反应会不停地发生变化。它们所服从的各种冲动可以是豪爽的或残忍的、勇猛的或懦弱的,但是这种冲动总是极为强烈,因此个人利益,甚至保存生命的利益,也难以支配它们。因此,群体根本不会作任何预先策划。它们可以先后被最矛盾的情感所激发,但是他们又总是受当前刺激因素的影响。群体的这种易变性使它们难以统治,当公共权力落到他们手里时尤其如此。一旦日常生活中各种必要的事情不再对生活构成看不见的约束,民主便几乎不可能持续很久了。此外,群体虽然有着各种狂乱的愿望,它们却不能持久。
  • 群体的易受暗示和轻信:群体永远漫游在无意识的领地,会随时听命于一切暗示,表现出对理性的影响无动于衷的生物所持有的激情,它们失去了一切批判能力,除了极端轻信外再无别的可能。在群体中间,不可能的事不存在。一些可以轻易在群体中流传的神话所以能够产生,不仅是因为他们极端轻信,也是事件在人群想像中经过了奇妙曲解之后造成的后果。在群体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最简单的事情,不久就会变得面目全非。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而形象本身又会立刻引起与它毫无逻辑关系的一系列形象。我们只要想一下,有时我们会因为在头脑中想到的任何事实而产生一连串幻觉,就很容易理解这种状态。我们的理性告诉我们,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群体对这个事实却视若无睹,把歪曲性的想像力所引起的幻觉和真实事件混为一谈。群体很少对主观和客观加以区分。它把头脑中产生的景象也当做现实,尽管这个景象同观察到的事实几乎总是只有微乎其微的关系。

微博上的愤青

打完接近两千字终于轮到我自己的一段了。我们不难发现微博谣言四起以及能够广为流传的原因。群体在受到谣言者的暗示后,根据谣言者提供的所谓“证据”开始了各种名曰“不转不是中国人”的行为。造谣者无非2个好处,要么自己可以赚足人气,要么是政治原因。至于导致的后果,让当局的承担去呗。

抛开造谣不谈,来回到开头所说的反日行动。大家应该对之前的反法行动记忆犹新,开头肯定是极端愤青先上。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自然不缺乏各种超级彪悍的极端愤青。说到愤青肯定得先了解愤青形成的原因,上文提到无意识行为更多是受遗传影响。在书里另一卷有提到种族的遗传禀性,大概意思就是作为中国人的后代,我们的DNA里保留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自豪感,同理爱面子、爱凑热闹等中国人独有的特点也是遗传禀性所致。所以大家看到一二线城市大搞面子工程也就不难理解了,你上位你迟早也会这样。我们从生物学知道,基因除了遗传还会变异,个别人的爱国情绪在先天和后天各种环境作用下可能受到极大的刺激,然后激发出各种爱国行为。

在受到初期愤青影响后,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人也要加入群体了。现在暴走漫画里流行一句话“整条街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我不知道NETA,不过这句话不无道理,微博上各位理性人士抓出来的各种囧照片就能看出来,整个反日群体的智商很低。有的人拿着Canon相机大呼抵制日货,有的人推翻一堆丰田车实际倒霉的还是自己人。我们知道结果,但是这些群体呢?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受到暗示的影响,换句话说就是智商被拉低了。

罗杰斯的创新扩散曲线也可以运用到这次的事件中。现在的阶段大概是2.5%而已,刚有苗头,如果进入接下来的13.5%加速期,当局要收拾局面就有压力了。所幸我接触的人几乎全部是理性人士,面对这种群体,让当局发愁去吧。我们除了智商和理智,别的没法和他们斗,自然也斗不过他们。有时间的话,反过去喷喷他们,没时间的话,无视他们就好了。上面提到,群体的愿望不能持久,因此类似这样的活动,过不了多久自然就消失了。他们是这个社会的必然产物。

微博上的愤青 有 6 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